《年少时代》主角伊森霍克专访:我从来没拍过这样的戏,以后大概

F生活港

发布时间:06-10 18:47

时间是不少电影的创作命题:Christopher Nolan的《星际启示录》(台译:星际效应)、David Fincher的《奇幻逆缘》(台译:班杰明的奇幻旅程)、还有新近James Marsh的《霍金: 爱的方程式》(台译:爱的万物论),可是无论如何处理,最真实的永远也是时间本身,而这大概也是Richard Linklater最会「以本伤人」的把戏,而跟他一起为电影燃烧青春的,还有他的御用演员伊森霍克(Ethan Hawke)。

从95年首次参演其执导的《情留半天》(Before Sunrise,台译《爱在黎明破晓时》)到现在的 《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》(Boyhood,台译《年少时代》),已是二人第8次合作,每年拍数天,横跨了整整12年。

从少不更事到沧海桑田,43岁的霍克跟《号外》独家聊聊他眼中的Boyhood。

《年少时代》主角伊森霍克专访:我从来没拍过这样的戏,以后大概
Ethan Hakwe(中)和男主角Ellar Coltrane(右)、Lorelei Linklater,于2014年美国辛丹斯影展(日舞影展)。Hakwe在片中饰演Linklater、Coltrane姐弟俩的生父。Photo credit: AP/达志影像
《Boyhood》像一条河流,从童年一直缓缓往成长的方向流走。

记者:你会如何总括拍摄电影Boyhood的经验?

霍克:我觉得「独一无二」这个字经常被滥用,已经丧失了真正的意义,但怎幺说呢?这部戏确实是独一无二。我从13岁开始拍电影到现在,从没见过这种戏。甚至连签约也不能签,因为一般只能签7年,所以Boyhood真是一个实验。我知道 Rick(导演 Richard Linklater)的为人,所以我很相信他。

以时间作为主题,对他来说不是新尝试,Before系列就已经作过,虽然不是刻意的。但用12年来说一个家庭故事,真的是前所未见,大家对Boyhood都很有Commitment(投入)。

记者:2个小时的电影就看到自己老了12年,那是什幺样的滋味?

霍克:「渐」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,我们每天都在变老,可是却不自知,所以在2个小时内,看到自己以身躯见证时间的流逝,感觉是很奇妙的,像是翻阅一本家庭相簿。

我跟Rick说,电影中小孩长大而我们就变老。那不是《奇幻逆缘》(台译《班杰明的奇幻旅程》),不是一个聪明的Gimmick(噱头),而是一个刻划成长的故事。

不少人做过这种尝试,但总是要在童年选取一个特定的时刻,精彩如《To Kill A Mockingbird》(《梅冈城故事》),女孩也是在律师父亲打输强姦案,无辜的黑人嫌犯被判罪那一瞬告别了童真。

但Boyhood就没有那关键的时刻,更像是一条缓缓的河流,从童年一直往成长的方向流走。

《年少时代》主角伊森霍克专访:我从来没拍过这样的戏,以后大概
《Boyhood》剧照,男主角Ellar Coltrane年幼时。Photo credit: Universal Pictures International

记者:除了演出,你有像Before系列般参与电影製作和编写剧本吗?电影中有多少即兴演出?

霍克:Rick的电影就算看起来有多即兴,其实都是经过精心编排的,一切都要精準,才较易控制成本,这部电影有人投资已算是奇蹟。演员当然也有提出意见,事先讨论每个场口和角色,排练时会加入即兴演出,然后再讨论效果,所以剧本一直根据我们对角色的期望而不断地调整。

记者:剧本是一边拍摄一边写的?

霍克:当然不是12年前就写好,因为Rick没有预知能力,Lady Gaga还未出现,你又怎去写Lorelei(扮演戏中主角的姐姐,同时为Linklater女儿)谈论她的对白?

所以剧本的大纲最初只有2页纸,然后再每年按当时的情况再写,每年大约就是拍10分钟的戏。

就如最后一幕,Rick早就想好结局,但对白是拍摄前一天才写成。全套戏大概只有那段《星球大战》对话比较即兴吧。

记者:你跟Linklater合作无间,而「时间」是他电影中经常出现的命题。对于「时间」,你又有什幺看法呢?

霍克:「时间」是生命中最根本的东西,我们不知道能得到多少时间,都是以自己的生命来见证,以它来模造我们的生命,在时间中找回自己。

我很喜欢John Lennon的一句话:「生活就在你忙于筹划张罗的时候发生(Life is what happens while you are busy making other plans)。」既然如此,何不更自由随意一点?

记者:《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》有没有改变你对电影製作的看法?

霍克:我拍过不少电影,可是每一部好像都有些前人的影子,例如《Training Day》(2001)有点像《French Connection》(1971),《暴雨骄阳》(Dead Poets Society,1989)又有点像《Goodbye Mr. Chip》(1939),电影其实像是一种传承,很难完全脱离于系统以外。

Boyhood就正是那个异数,它不像任何电影,是一个全新的尝试,就像在走钢线。往后要再突破,不知道还可以用哪招?

Boyhood中的Fatherhood

记者:主角Mason跟你的成长有相似之处吗?

霍克:绝对有,我觉得这是这齣电影最引人入胜的地方,很多人都能在电影中找到自己。

我也是自小父母离异,自己也离过婚,那种心情我能理解。不幸的是,小孩成长于单亲家庭现在也愈来愈普遍,而童年更是所有人必经的阶段,那不一定峰迴路转的,反而是平淡,懵懂的,那样才是大部份人的童年。

Rick和我已是相识20年的好朋友,而Boyhood的拍摄年份,跟《日落巴黎》(Before Sunset,台译《爱在日落黄昏时》)和《情约半生》(Before Midnight,台译《爱在午夜希腊时》)交叠,也是我小女儿刚出生的时间,所以我们会彼此分享自己作为人父、男人的经历和感受,成长没有因发育完成而停下来,我们也还在学习适应。

记者:你在戏中的角色是一个怎样的父亲?跟你本人相似吗?

霍克:我扮演过的所有角色其实都有自己在里头。把角色内化,做到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这样就不像在演戏。

戏中的父亲角色,包含了我父亲和我自己的影子,同时亦有Rick和他父亲的影子。我跟Rick本身就是很要好的朋友,拍摄Boyhood是一个非常个人的经历。

《年少时代》主角伊森霍克专访:我从来没拍过这样的戏,以后大概
Photo credit: Universal Pictures International

记者:现实中你也是一个 Cool Dad(酷爸爸)吗?

霍克:这个要问我的小朋友才知道呢⋯⋯我问他们也不可能会告诉我。

一个人一生只有一对父母,其实是无从比较的,无论是好是坏,他们也接纳我这个不完美的父亲。

记者:个人经历怎样影响你理解戏中角色?

霍克:电影呈现的其实是家人到底是什幺回事,那包含了孩子的长大,还有大人的成长。换言之,就是一个成熟的过程,从生活中一点一滴累积而成。

孩子的成长是很明显的,因为身体会经历很大的变化;但其实成年人也一样,身体变老、变瘸或是缩水,只是较难察觉而己。

浓缩在一部电影中,是要让人明白生命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幻,是很伤感,但也是时间的本相。到了我这个年纪,已多少悟出了这个道理。

《Boyhood》还会继续拍下去吗?

记者:Linklater跟其他曾合作过的导演有什幺不同?

霍克:要知道他的特点,有时候需要一些距离,我跟他合作的时候就从没想过这个问题,但后来跟Alfonso Cuanron 和 Peter Weir等一众导演合作以后,才明白他有多不同。

很多有才华的导演都有自己一套风格和看法,整件事都由他们一个主导,而演员就是戏子而已,而Rick是我遇过最宽容和最有商有量的导演。

他由衷地喜欢人,对每个人说的话都有兴趣,也乐意聆听演员的意见调整剧本。很多导演要求演员演出他们的理念,而Rick却好奇到底演员自己是否也有话要说,作为一个创造性强的演员,跟Rick合作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。

记者:电影拍摄需要保密的吗?

霍克:其实没有特别去保密,但外界知道《Boyhood》的人不多,因为我们去解释,他们也不理解我们在做什幺。一齣每年花5天去拍摄,但要等12年后再上映的电影,「是Time Capsule(时光胶囊)吗?」有人这样问。他们根本不明白,所以保密很容易,因为根本没有人有兴趣。

《年少时代》主角伊森霍克专访:我从来没拍过这样的戏,以后大概
Photo credit: Universal Pictures International

记者:很多人看完这齣电影后都会很好奇,《Boyhood》还会继续拍下去吗?

霍克:不会了,这部电影最美丽的地方,在于它见证了一个美国小孩人12年的成长岁月。人生只有那幺一段时期——从6岁起到高中毕业——那个不能掌握自己生活,只能听从别人的命令,父母叫你做什幺就做;中四以后就升中五,青年的人生都是沿着这条路去走的。

可是往后生活就不再那幺循序渐进了,什幺都变得有可能。而《Boyhood》只想把注意力定格在这段时期,陪着Mason从小孩渐渐变成一个开始要为自己负责任的年轻人。那段路,在大学生活以前就走完了,电影也在该完的时候结束了。

《Boyhood》集合人生多个零碎的时刻,但就是这些点滴构成了Mason。结局让我最喜欢的,是能看到那个小男孩走了多远路才来到今天。平常只有文学能有那种格局去表达这种重量,但这次Boyhood也成功做到了,那微小、日积月累的变化。

记者:Linklater电影的结局总是非常弔诡。就如《日落巴黎》,男女主角9年后重逢,难得独处一室,乾柴烈火快要出事之际,电影竟然随着结他一曲落幕﹗心急如焚的小记一想到要等9年才有下次,真是恨不得发明时光机﹗

霍克:哈哈﹗这也是Rick的功力,他总知道该在什幺时候结束。9年呀,对我来说也不容易,但是我们也不是好好的活过来了吗?拍完了《情约半生》,也有不少人问我到底会不会有第四集,但其实现在还没有定案,再等四、五年吧﹗到时候我就会跟Rick和Julie(《情约半生》女主角)坐下来,谈谈要不要拍,该怎幺拍。

此文获《号外》授权刊载,载于《号外》2015年1月号「香港的十种未来」,现于全港各大书店、便利店、书报摊,以及App Store、读册、博客来网路书店发售。


》为香港读者而设的FB专页,记住按讚,关注更多我们的文章!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70多玩网|提供分享新闻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手机版 申博手机安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