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计程人生》:关不住的玫瑰精神

F生活沟

发布时间:06-11 00:05

伊朗导演贾法‧潘纳希荣获柏林影展金熊奖的《计程人生》(2015),可能是了解当代伊朗生活的最佳入门电影。先谈谈贾法‧潘纳希吧!他在二○一○年三月,被伊朗政府指控「反政府」后,随即在家中被捕入狱,众多电影人为之声援,其中也包含导演李安。同年五月的坎城影展,茱丽叶毕诺许在新片记者会为此落泪,她上台获奖坎城影后时,更高举贾法‧潘纳希的名牌声援他。

迫于国际压力,伊朗政府随后让潘纳希交保,但下令禁止他拍片二十年,并限制出境,不过,他没有向政府低头或妥协。他说,人生还有多少个二十年呢?遂坚持真正电影工作者该做的事:继续拍电影。二○一一年,他以极具反讽的片名《这不是一部电影》(2011),参加当年坎城影展,更传奇的是:此片是用随身碟藏在蛋糕内,偷渡出境伊朗参加影展。该片曾在二○一三年的新北市电影节选映(可惜的是,新北市电影节已在二○一五年停办。)

《计程人生》:关不住的玫瑰精神

《计程人生》运用装设在计程车上的三台特殊摄影机拍摄,而潘纳希坐在驾驶座上担任演司机兼导演,用不着封街拍摄,他直接示範如何在伊朗街头拍真正的电影。短短八十二分钟的电影,没有任何妥协,相反地,它更提倡「汙秽现实主义」(SordidRealism)──这是伊朗政府反对且大力禁止的电影内容。这不禁令人想起台湾文学家杨逵在一九四○年代的〈拥护粪现实主义〉曾提到:「真正的浪漫主义必须从现实出发,对现实抱着希望,遇到恶臭就除去恶臭,碰到黑暗就多少给它一点儿光明。」

《计程人生》:关不住的玫瑰精神

若你以为提倡「汙秽现实主义」的电影之作,所以会很闷、很无聊或太教条?那可就大错特错了。难以想像地,潘纳希在极度受限的拍片环境之中,该片创造出融合土耳其导演努瑞贝其锡兰《安那托利亚故事》探讨社会道德的公路叙事风格以及伍迪艾伦式的妙语「唠叨」对白──这不是我乱说的。根据片中饰演走私出租外国DVD的片商(他的乘客之一)的刻意提示与透露,潘纳希向他租过《安那托利亚故事》(2011)与《午夜巴黎》(2011)。这也呼应稍早的剧情对白,潘纳希对想要拍电影的电影系学生说:「所有的电影都值得一看,端看你的品味。」

走出软禁生活的潘纳希,用《计程人生》表现他在伊朗追求创作自由的盼望。透过缜密推敲的剧本与亦真亦假的创作手法,向世人展示他如何看待当代伊朗的日常生活与政经现况。该片运用不同的乘客背景,严肃又诙谐地呈现日常暴力与犯罪事件频传、贫富差距、电影审查制度、禁止观赏外国电影、传统习俗的观察,以及关键的人权问题。比方说,想送给观众玫瑰花的女乘客是纳斯林‧索托德(NasrinSotoudeh),无论戏内戏外,她皆是伊朗的人权律师,曾与潘纳希在二○一一年同获得欧洲议会沙卡洛夫奖,得奖理由是有勇气捍卫众人的「基本自由权」。

《计程人生》:关不住的玫瑰精神

也就是说,潘纳希身为一名伊朗人,具体用「拍电影」作为他反抗不自由的政治生态与实践公民不服从的武器,纵然可能违反当局「不能拍片」的禁令,而付出入狱六年的代价。最重要的是,《计程人生》完成了片中潘纳希姪女中止拍摄的学校电影作业:一部讲述牺牲与无私、充满勇气之作的「真实伊朗电影」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70多玩网|提供分享新闻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万龙娱乐场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皇家加勒比APP